HumouDGs

蝙蝠家大爱♥︎all老爷all主SuperBat,蝙鸟只吃BruceDick
cp观混乱邪恶,沉迷芭乐角色拉郎
乱涂乱画咸鱼挣扎中_(:зゝ∠)_

有五次超人想和蝙蝠侠约会,第五次蝙蝠侠拒绝了他(主动出击的克拉克/一发完)

宜尔哈:

简介:克拉克打定主意要把蝙蝠侠约出去。








——————————






克拉克第一次动了约布鲁斯出去的念头,是在一场大战之后。他们遍体鳞伤,基本上上了病床就起不来。他努力把头转到另一边,和隔壁床的蝙蝠侠对视,“B。”他开口,对方累得只掀开半只眼皮瞅他,“我们约会吧。”




反应最快的不是布鲁斯,而是躺在他对床的闪电侠,他爆发出一阵笑声,一边笑还一边对着他俩挤眉弄眼,然而巴里的嚣张没能持续多久,因为他的伤口配合的崩了线,医生骂骂咧咧的冲过来,用了至少五种语言要他闭嘴。但布鲁斯只是挑起眉毛,淡淡的问了句,“为什么我要答应你?”




克拉克确定自己的脑袋不是被毒藤女的花粉影响了。他指指自己,指指布鲁斯,笑靥如花,“我单身,你单身,一个小时前我们拯救了地球,所以可以考虑在一起。”




布鲁斯给了他一个白眼,“我只负责在后方朝你指手划脚。”他这样说很不靠谱,克拉克得说他刚刚肯定徒手敲碎了不少机器人的脑袋,“而且我不想和你约会。”




“对于一个睡了不少男模的布鲁西宝贝,你真是够直的。”克拉克用毒舌回敬。布鲁斯懒得搭理,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他。




“再说一句我就把你从暸望塔上丢下去。”他打了一个哈欠,闭上眼,“我可是这最大的股东。”




克拉克吐吐舌头,机智的不再说话。






———————————






第二次发生在战场上,卢瑟摆出了老三样对付他:氪石,红太阳,和路易斯。克拉克不出意外的中招,从天空坠落,被蝙蝠侠抱了个正着。




他头晕得厉害,五脏六腑痛得都不像他自己的了。布鲁斯揽着他的手紧了又紧,松了又松,最终担心他的伤势,找了个平地落了下来;剩下的队友在几栋楼外和敌人打得酣畅,根本没有发现他们失踪了。




“你是没长眼睛吗?”粗略的检查他没有大碍后,劈头盖脸的斥责就来了;克拉克捂着头拼命忍耐,这才没吐到布鲁斯脸上,“我叫你停!停你听不懂吗?”




他不服气,“我不是担心路易斯吗?”布鲁斯斩钉截铁的否定他的行为,“下一次由戴安娜去救,遇到卢瑟,你首先给我学会躲起来。”




“这不是我的作风。”克拉克坚持认为他应该挺身而出对付他的宿敌,“你们都不了解他,我对他的套路早就熟了——你难道会让我们去对付小丑吗?”




“我至少会趋利避害。”布鲁斯掏出一只爆炸蝙蝠镖,往身后一丢,把一个想扑上来的炮灰炸飞了,“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都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你没必要帮我们挡刀。”




克拉克眨眨眼,脸突然红了,像一个心思被看穿的孩子,“呃。”他自以为思量周全,却被蝙蝠侠一句话点破;手足无措的结巴半天,他见蝙蝠侠的脸色没有什么不同,便犹豫着开口,“你怎么会...”怎么会看出来的?




“如果你真是个只知道往前冲的傻子,你的坟头草就比墓碑还高了。”布鲁斯没好气的回答他,从腰带里找出针线,红太阳影响了超人的恢复能力,而此时是晚上,他也没法找地方补充能量,“——虽然你的勇敢的确令人着迷,但我不会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一个没脑子的莽夫手上。”




布鲁斯这是在变相夸他吗?克拉克目瞪口呆,要知道他们能用整整一天的时间互相挤兑,明里暗里把对方贬得一无是处。他太震惊了,导致他没能管住自己说了什么,“于是接着你打算约我出去吗?”




蝙蝠侠瞪他,“约不约你我不知道。”他把缝合线的尾梢泄愤似的打了一个蝴蝶结,“你真是有够能破坏气氛的。”




克拉克假装没听到,即使布鲁斯扒着伤口的力度让他感到了疼,“我们会去高档餐厅约会吗?”他大大的咧开一个无法拒绝的灿烂笑容,然而蝙蝠侠完全不吃他那一套。




“等你什么时候让卢瑟长出头发了,我会考虑的。”






————————————






第三次是布鲁斯把杰森找回来参加圣诞聚餐。阿尔弗雷迪坚持今年的圣诞节必须聚集所有的家庭成员,不管他是不是还和一家之主闹着别扭。克拉克戴着着厚厚的毛线帽,注视布鲁斯在杰森的安全屋前走来走去,却死活不去按门边上蓝色的门铃。




他的眼睛在布鲁斯的黑色风衣上扫过,落到那条和他花纹一样,但是是银绿相间(他的是金红相间)的围巾上,忍不住嗤笑一声,“你想在门口被冻成雪人吗?快敲门啊。”




布鲁斯沉吟,“我需要制定一个能顺利把杰森带到阿福面前的计划。”他没有提及上一次碰面的结果就是他俩差点都葬身在崩塌的大楼里。




克拉克受不了他,“这为什么还要计划?你不是来邀请你的养子回家的吗?”他发誓如果布鲁斯坚决的要列出个ABC,他一定会把他打晕丢在马路上。




布鲁斯叹气,克拉克惊讶的从他脸上发现了挫败的表情,“我和杰森有些矛盾尚未化解,我——不太确定他是否愿不愿意见我。”他闪烁其辞,并未一次说清,但克拉克深知他的性格,这又是一段缺少沟通的父子关系,布鲁斯总是希望别人能自动理解他的好意和苦心,实际上却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么了解他。




“听着伙计。”他把下颚从温暖的围巾里分离出来,朝大门扬了扬,“这个门你无论如何都是要进的。”布鲁斯因着他的轻佻语气而看了过来,“至于怎么不会被赶出来,那你首先要意识到你对你的孩子们首先是父亲,其次才是蝙蝠侠。”克拉克来自一个和睦的家庭,和养父乔纳森的相处亲近又不失分寸,这方面他绝对是布鲁斯的老师。他扶正歪到一边去的毛线帽,轻声说,”无论一个孩子怎样的叛逆和任性,怎么和你作对,他都只是想得到你的关注罢了。你不该责怪他希冀着你的爱——如果无法理解他,那么就亲口告诉他你有多么爱他。“




布鲁斯若有所思的琢磨着这番话,最终慎重的按下了门铃。穿着常服的红头罩站在敞开的门里,看见布鲁斯后立刻咒骂着要把门关上,但是布鲁斯伸出一脚卡在了门缝处,然后不知道说了什么,杰森愤怒的神情忽然呆滞住了,并且迅速低下头去,克拉克看到了他眼边闪过的水光。布鲁斯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发,杰森没甩开,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因为这个亲密的动作而变得轻松。他们磕磕巴巴的聊了起来。




杰森答应了今晚会回韦恩大宅,同时小住一段时间。他们两个孤零零的踏着一层厚厚的雪回家,“谢了。”克拉克回神,发现是布鲁斯在对他说话。




“不用道谢。”他笑起来,“我只是在拯救一个糟糕的父亲而已。”他歪着头,自顾自的乱想,“我真同情你的孩子,他们居然遇上了一个这样的老爸——也许我该教教你怎么当一个好父亲。”




“我不会当你的老爸,你也不会。”布鲁斯心情不错,嘴边挂着一个微笑,“除非在床上,我们可以试一试。”




“你真是一个思想肮脏的家伙。”




“彼此彼此。”




他们完成任务顺利到家,阿尔弗雷迪用新烤好的小甜饼奖励了他们。






————————————






第四次克拉克没能醒着见证全程。他迷迷糊糊的躺上担架,几个医生为他套上病员服,手忙脚乱的运过来一大堆他认都认不出来的医疗器材。他被装了起搏器,塞上氧气管,五花大绑的捆在床上,连手指都动不了。戴安娜好几次来试探他是否还有呼吸,看见他虚弱成这个样子差点哭出了声。




他很累了,却仍撑起力气,朝戴安娜安抚的摇摇头,你该去休息了,联盟需要你,他发不出声音,只好尽量用眼神表达他的意思。戴安娜身形一晃,彻底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这下谁都别想休息了,克拉克无奈的想。但是哈尔听到了声响,连忙进来劝慰着戴安娜,将她带出了监护病房。他得到了片刻的安静,安眠药的效果断断续续的,让他有了些不稳定的睡意,他闭上眼,放松身体,依靠药物的作用沉入了深深的睡梦里。




他睡得并不安稳,频繁因为身体里的病症而猝咳。在又一次惊醒之后,他发现床边安静的坐着蝙蝠侠,手上拿着一本他的诊断结果。




“你醒了?”




他合上书页,检查器材上的读数,确认他情况不算糟糕后继续说,“想吃点什么吗?”




克拉克点点头,又艰难的比划出一个汉堡的形状,布鲁斯被他滑稽的动作逗笑了。“你想都别想。”他制止了他不健康的生活习惯,“你必须吃好消化清淡的食物——油脂和调料都要尽量少。”




克拉克盯着他,想把对方上次在生病期间偷吃玉米片的事情抖出来,又忧虑他现在落在布鲁斯手上,还是小心点为妙,于是乖乖的喝掉一碗米粥,向布鲁斯讨要了纸笔,方便他们交流。




他咬着笔头想啊想啊,写下了一句话。




我什么时候能回归你们?




布鲁斯斜过头瞥了一眼,说:“你好好养病,我给你放一个长假。”




克拉克刷刷的写下另一行,那你会帮我写稿子吗?明天就是截止日了。




写完他洋洋得意的回望布鲁斯,蝙蝠侠面罩下的脸色黑了又黑,“...我明天就把星球日报买下来,你最近都不用上班了。”




布鲁斯总能找到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克拉克抱着写字板笑嘻嘻,蝙蝠侠真是给正联成员擦屁股的熟练工,最后一个问题,他犹豫后继续下笔,病好之后,你会和我约会吗?




要不是布鲁斯从不打伤员,他早就一拳头打下来了。“卢瑟还秃着。”他简单明了的掐死了克拉克的火苗,一点都不留情面。




没劲,克拉克恹恹的栽回枕头里,他已经第四次约他出去了,布鲁斯是块顽石,从不为之所动,他一边感叹自己碰上了个难搞的家伙,一边觉得脑袋越来越沉,干脆睡了个回笼觉。睡梦里有人叹息了声,没多久,他的嘴唇接触到了一个陌生的温度,冰冰凉凉的,像是拂晓还未回温的夜。




他马上就醒了,睁开眼,原本坐在那的布鲁斯,偎着他的床头睡着了。克拉克傻乎乎的注视着他的睡时毫无防备的脸,眼睛一眨也不眨,直到钢骨进来例行检查。




钢骨看见熟睡的蝙蝠侠,倒也不抱怨什么,规规矩矩的问克拉克肺部和心脏还疼不疼,有多疼,时不时晃动手指表示他知道了。走之前他没忍住,用电脑扫描了一次蝙蝠侠的大脑,发现他居然真的睡着了。“他一定很信赖你,让自己睡得这么熟。”钢骨被这个事实吓得有点认知错误,但是过了一会他就反应过来笑了,“不过他不信赖你还能信赖谁呢?”




他写道,但他从不答应我的约会,也不约我出去。




钢骨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一锤定音,“等等吧,他会的。”






———————————————






第五次就是现在。




过多的能量让他全身麻木,他无法飞行,爆炸波及了他坠落的航线,他掉进一个朋友的怀里。这个朋友将他带回了陆地上。




他的意识在迅速消退,克拉克敏锐的察觉到,沙漏倒了,沙子在拼命往外窜,而他必须要抓紧时间了;所有的朋友都来了,他依次道别。很快轮到了他最后最想见的人,他的视线基本模糊,只能看到一片乱七八糟的光斑了。




他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只是看着布鲁斯的脸,虚弱的开口,“你还是会留一个机会让我约你出去,对不对?”




布鲁斯没摘面罩,他只能从他颤抖的手里感受到一丝半点情绪波动,“你可以不走。”他傻里傻气的冒出这么一句话,这可能是足智多谋的蝙蝠侠从业史上第一次犯傻,为什么其他人都顾着流泪,却没人把它记下来?




他想张口说一句我必须走,看看那向来冷静卓绝的脸上能露出什么表情,但是他下不了口,“你欠我一个约会。”他最终这么说。




“我会等你回来的时候还给你。”而布鲁斯反应极快,他迅速的回答,不再为此犹豫,克拉克都忍不住睁着朦胧的眼看他,“我会等你,克拉克。”




“别等了。”他说,但布鲁斯不置可否,只是执拗的一再强调,“我会等你。”




都到这个时候了,布鲁斯仍旧不让他舒心。克拉克气急,却也无可奈何,他碰上布鲁斯从来只有输,可是这有什么办法,他偏偏就摊上了一个这样的人。你知道我其实对你有点意思吧?他就差这么一句,然而他决定最后留点遗憾。




啜泣的声音逐渐的远了。有人说死前会回忆以前的人生,全是胡扯,他只见到了总和他不对盘,到死都没答应他约会的布鲁斯有关的记忆,皱眉的,怒气冲冲的,笑着的,还有一门心思在临死前气他一把的,克拉克神智已经不甚清楚,只嫌布鲁斯的脸烦人,恨不得眼不见为快。他说他会等,这只是在他理性的生活里埋了颗不理性的种子,他理性了二十多年,又得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承诺栽掉名声,克拉克突然迷迷糊糊的想到,他真的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好好的,认认真真的,考虑怎么嘲笑变得感性的蝙蝠侠。




所以,别让我太早见到你了。




超人放松身体,长长的呼出身体里最后一口气,血液停止了流动,空气不再友好的渗入他的器官。最终,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一片寂静。






END





评论
热度 ( 317 )
  1. HumouDGs宜尔哈 转载了此文字

© HumouD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