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ouDGs

蝙蝠家大爱♥︎all老爷all主SuperBat,蝙鸟只吃BruceDick
cp观混乱邪恶,沉迷芭乐角色拉郎
乱涂乱画咸鱼挣扎中_(:зゝ∠)_

【X-Men】【CE】每个人都有噩梦(三)

飘来荡皮:

关于Peter的生日,前传三部曲时间线着实有点乱我不确定他该是50年代出生的还是60年代,所以最终采用了漫画里快银的出场日,60年代。


================================




三、bad guy




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在重建后不到两个月就面临着再度重建的悲剧,Erik不出所料的在完成了重建后立即准备离开。这事Peter本来是不知道的,直到Charles在课后亲自来教室门口找了他。


“要走?!”Peter惊呼着。Charles坐在他对面,看起来几乎要和刚从开罗回来时一样疲惫了:“是的,他马上就要走。”Peter已经站了起来,立刻就要冲出门去。


“Peter。”Charles却叫住他,问道:“如果是要去拦他,那你想好用什么理由了么?”


Peter站在门口愣了半晌,肩膀无力地垮下来。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回头看向Charles,对方坐在轮椅里,并没看着他。Charles没看向任何东西,Peter意识到他其实是在发呆。他走过去,安安静静地坐回原位,一种既忐忑又失落的情绪包围了他。


良久,Charles才将涣散的目光重新聚拢到他身上:“我和Erik认识20年了,我想你应该知道?”


Peter点点头,他们这辈人那点关系他基本上早就摸清了。Charles笑了笑,又说:“我曾经答应过他,绝对不会违背他的意愿窥探他的内心,或者,”他指指自己的脑袋,“控制他。”


“但今天……他其实并没来告诉过我他要走的决定。我只是,偷听到了他的想法。”Charles说这些时显得字斟句酌,仿佛他做的是一件十分不光彩的事。但Peter完全不这么想,他甚至对此抱有感激,要知道如果Erik就这么走了……那么或许他说出那句话的勇气会更小,而机会也更渺茫。


Charles忽然笑起来,Peter觉得那看起来有些自嘲,他说:“我冲到他房里去,跟他吵了一架,然后我……”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让他睡过去了。”


虽然这很不合时宜,但Peter确实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Charles显然也看出来了。他踌躇了片刻,似乎下定决心要做某件事,他盯住Peter,非常专注地、几乎让Peter感到不适:“我请你来,是想问你,你愿意告诉Erik你是他的孩子吗?”


“我……”我当然愿意!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说不出口。


“我总觉得……莫名其妙跑过去,告诉他我是他儿子,显得很傻……而且他闹不好还不信。”最后Peter只找到这一个无力的借口。Charles一如既往的温和,但他这次并不是为Peter提供建议的,他是要向他提出请求:“关于你昨晚看到的,他做那些噩梦其实已经将近一个月了。至少我发现的有那么久了。”


Peter有些噎住了。


Charles接着说道:“一开始,我还能用自己的能力安抚他。但他意识到我在帮他之后并不乐意,我想他潜意识里其实是觉得,没人能帮他分担这些。”Charles吞咽了一下,“所以他在梦境里变得越来越自我,经常听不见我的话,噩梦也变得……他开始失控,我不得不抹去他的梦境,让他呆在纯粹的睡眠中。但直到昨天……”


“这种办法也没用了。”Peter喃喃道,Charles点了点头。


“Peter,”Charles说,也许是Peter的错觉,他觉得教授的眼眶有些发红,“他非常想念他的家人,非常、非常想他们。我想也许只有家人……”他没说下去,Peter现在确定他的眼眶是红的,那双湛蓝的眼睛里甚至聚合着泪水。


Peter垂下头去,下意识地玩着自己的手指,压抑的沉默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半晌,他才收拾好心情,抬起头来。他看着Charles的双眼,一些极度压抑的、令人心碎的情绪从那里泄露出来,让他无所适从。


“你说,家人是他痛苦的根源。”Charles还想说什么,但Peter打断了他,“我想看看他的梦境。”


“什么?”


“我想去看看,可以吗?就,看看他究竟梦到些什么。”Charles立刻摇了头,嘴里反复说着“不”,但Peter坚持:“我不了解他……我是说,对,关于他的故事,我自个儿了解得差不多了,但那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我其实不了解他。我连他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不知道,我……你明白吗?因为我不了解他,所以我总是说不出口……”


有眼泪从Charles眼中划下来,Peter立刻垂下头去,不敢看他。


“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他变成万磁王,是什么让他这么矛盾地活着。我十年前在电视上看到他毫不手软地杀人,甚至杀魔形女;十年后,就两个月前,他又在开罗救了我们所有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真的很想知道。”也许是Charles的情绪感染了他,Peter开始哽咽,许多杂乱的情绪充斥着他的心,他过去真的很少这样苦恼。


Charles是不是还盯着他看,他不知道,而且了解别人的想法是读心者的事,他只是负责跑腿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谢谢你,Peter。”他一愣,Charles的声音再度响起:“如果你坚持……要是发生任何不适,一定要及时告诉我。或者,我可以跟你一起?”


Peter有些吃惊,他没料到Charles会答应,“真的?!”Charles点点头。


“Oh!那当然没问题!”他不想表现得太兴奋,但他表达任何东西的速度都太快了,快到自己来不及阻止,“我是说,咱么这就进去?进他脑子里?或者随便什么地方?”


Charles笑了起来,那表情衬着他眼中未干的泪水显得如此动人,他伸手点上Peter的太阳穴,用充满安抚意味的语调告诉他:“你只需要放松,Peter,跟着我就好。”


下一秒,Peter的眼前忽然一片空白。




然后他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像张甩饼一样“啪”一声盖进了地板里。


“我的老天,抱歉Peter!你的所有身体机能都比正常人要快,我以前没试过连接你这样的大脑。”一只手伸过来拉起他,Charles依旧坐在轮椅上,满脸歉意。好吧,太快的结果就是别人还没反应过来,你已经飞也似的飙出去了,就算是飙向别人的大脑也一样。


Peter艰难地站起来,意识到他们正身处两条陌生走廊的交叉口,这里所有的墙面、地板、天花板都被涂得惨白,连吊顶缝里透出的灯光都显得十分渗人。


“这是哪儿?”Charles还没来得及答他,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突然传进他们耳朵里!


“那是什么?!”Peter惊呼道。Charles的表情变得非常难看,他好像整个人都因为这身惨叫被抽干了力气似的,肩膀都垮了下去。紧接着,又是一声!Peter只能模糊分辨出那是个男性的声音,连大致的年龄他都分辩不出来。声音从他们右边的走廊传来,Peter听出那人不是单纯地在惨叫,他似乎在哭嚎着些什么,但他完全听不懂。


他毫不犹豫地往右走去,Charles忽然一把拉住他。


“你答应我,呆在我身边。不管看到什么,不要去碰他,绝对不可以,知道吗?”Charles几乎是瞪着他说的,仅仅听到那阵哭嚎,已经让他的眼眶又红了起来。Peter意识到他口中的“他”,大概指的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一种莫名的恐惧攥紧了他的心。


他们往走廊深处走去,一道道被同样漆成白色的门出现在走廊两侧,Peter想探头去看,Charles把他抓得死紧。他们拐了个弯,立刻看见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跪坐着一个少年。


Peter愣住了。


那个少年穿着一条军绿色的背带裤,隔得老远,Peter还能看见他满头是汗。他坐在地上几秒,又开始发出一阵阵混合着愤怒和绝望的咆哮,膝行着往前走了两步,用尽全力敲击那扇门。他嘴里含混不清地喊着什么,Peter听不懂,但少年的状态让他感到恐怖,某种可怕的念头在他脑子里滋生起来,他情不自禁地想要走过去看看那扇门里有什么。


Charles又拉住了他:“Peter,”他说,“跟在我身边。”


“他是谁?”Peter指的是那个少年,但Charles没有回答他,只是带他走过去,两人停在距少年不过两三步的距离里。


“Erik。”Charles唤了一声,那少年对此充耳不闻,依旧撕心裂肺但精疲力竭地呼喊着、敲打着那扇门。Peter尚处在那声“Erik”给他带来的震惊之中,透过门上的小窗,他模模糊糊的看见房间里似乎有人。


有好几个人,穿着白大褂,正围着一张类似治疗床的东西操作着什么。Peter看见他们头顶有一个像手术室里那种无影灯似的照明工具,他起初以为他们是在为谁进行手术。然而接着他意识到不是的。


他一转头便看见右面墙上有一墙的工具。那些绝不是一台正常的手术会需要的东西。


这不是一个手术。


“我的老天……”他喃喃道。


有个人让开了,他走到一旁去似乎要拿操作台上的东西,于是Peter看到了手术台上的人。


那是个女孩儿,可能最多只有10岁,一定不到10岁!她的脑袋被一些复杂的支架固定住,双手双脚被绑缚得十分牢固,她躺在那里,一点儿挣扎也没有。Peter忽然想要尖叫!


“那是谁?!”他朝Charles喊着,他的声音和Erik凄厉的叫喊融为一体,“我的天,快去救她!!”他刚要冲上去,某种无形的力量忽然抓住了他,让他整个人动弹不得!


“快去救她!!”他回过头,意识到是Charles用能力将他固定住了。他只能停在那里,任由那种灼人的、整颗心都要被刨除离体的疼痛感将他淹没。


“Peter,冷静点,Peter。”Charles的声音听起来仍然耐心,但无法忽视的伤痛仍旧感染了他。然后Peter忽然意识到,他能听懂小Erik喊着什么了。不管是Charles帮了他一把或者别的什么,总之,他忽然能听懂他的话了。


“让我去!!!”


“放她出来!!我有能力,我也是变种人!!我可以做实验!!”


“求求你们!换我去!!!我比她大、我比她强壮,换我去!!!”


“Nina!!!Nina!!!”


Peter失控了,他在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像阵旋风一样逃走了。往墙里、走廊那头,或者随便哪里,他夺路而逃,仿佛身后有千万只野兽在追着他跑!




“Peter?Peter?!拜托回答我!”


他再次睁开双眼,感到强烈的头痛占据了自己的感官。Charles焦急的脸在他眼前逐渐清晰起来,他四顾望去,这才意识到自己仍躺在Charles书房的沙发里。冷汗浸透了他的后背、布满他的额头。


“我的老天……”这是现在他唯一会说的话。


“Peter,我很抱歉。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Charles看起来比他好不了多少,他两手撑在Peter头侧,似乎正为他做着什么精神治疗,或者脑部修复。Peter轻轻拂开他的手,疲惫地坐了起来。


这次是Charles忐忑地望着他,而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最后他只能干涩地说出一句:“那个女孩儿……”


说到一半他又没声儿了,极度的疲惫和虚弱依旧在他体内,快银从来没这么狼狈过。Charles看着他的眼睛,似乎正用能力判定他的脑子能不能承受这些,然后他说:“她是Nina,Erik的女儿。”


Peter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把手撑在膝盖上,没有应他。


“我真的非常抱歉,Peter。”


Peter过了很久才摇摇头,这不怪Charles,是他自己要求去看的。他把手放下来,希望Charles没有看到他发红的眼眶,连带他满头的冷汗也都视而不见。


“不……不怪你,是我。”


“我只是……”他瞟一眼Charles,又立刻缩回自己的臂弯里,“你知道,我就……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对不起。”


不等Charles回应,他已经冲出了书房。




当天夜里,Raven在小队活动室里找到了他。


魔形女手里拿着一瓶波本、两只高脚杯,当着他的面把酒倒上,示意他来一杯。


“教授让你来的?”


Raven点点头:“他说也许我的话你们比较听得进去。”说完她就嗤笑了一声。她至今仍对自己是年轻一辈的偶像这一点适应不能。


“呵,我能跟你说什么呢。”Raven自嘲着,自顾自地将自己那杯波本先喝了。Peter有些失落,极度的恐惧和无措过去后,现在他心里空落落的。他抠着杯壁,感觉自己又搞砸了一件事,但要如何补救,这次他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关于Erik。”Raven忽然说。Peter吓了一跳,转头看向她,现在“Erik”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意义非常的复杂。Raven却没看着他,她只是轻微摇晃着自己的酒杯,盯着那里面浅金色的液体,似乎陷进了回忆里。


“上次被Stryker抓的时候,你问过我他是不是个坏人?”Peter吞咽了一下,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回过头去,紧张地等待着那个回答。Raven笑着摇了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这得看你怎么定义坏和好?”Raven问他,他却没法回答。良久,Raven才接着说:“我只知道,他让我感到很,复杂。”


“某种程度上我之所以成为今天这样,有他半份‘功劳’,而我不知道这对我而言是好是坏。遇到Erik之后……”她模糊地摇摇头,似乎斟酌不清自己该说什么,“我开始看到这个世界的丑恶,看到人类的兽性和愚蠢,这确实让我变了很多。”


“是他告诉我的,mutant and proud。但在古巴海滩,他伤得最重的同样是个变种人,你知道。”Raven看着Peter,他当然知道那个变种人是指谁。Raven也吞咽了一下,Peter看不出她是犹豫了还是哽咽了,“在那之后我跟随了他一段时间,我看着他……你知道Sebastian Shaw吗?”Peter没答,“就是那个……造就了他的人。那段时间我觉得他越来越像Shaw了。他甚至在我质问他的时候毫不避讳,当时他并不认为自己变得和Shaw一样有什么不对。”


“而我也在改变,我开始去经历……也意识到,这个世界的丑恶是无尽的,很可能变种人为了生存权的战斗也会是无尽的。从那时起我开始看不清Erik了。”Raven说,“……直到JFK被刺。”她忽然笑起来,Peter不明白为什么。


“他救了美国总统,虽然并没成功,因为那是个变种人……”


“什么?”


“是的,JFK是个变种人。说实话我当时没料到万磁王还会救人。我以为他已经陷入了某种……杀戮,或者憎恨的漩涡里。”


“所以这确实非常复杂,我说不清楚。也许你会想他爱着的是变种人,只不过他把变种人和人类割裂开了。但10年前,这你知道的比较多?”Peter点点头,Raven又说:“当时的巴黎峰会,他毫不犹豫地开枪要杀我。那颗子弹一直追着我跳下楼去,打中了我的小腿,然后他一路把我拖到他面前。”Peter的表情变得非常不好,Raven又笑了笑,“这可把我惹恼了,所以在华盛顿我朝他开了一枪。”


“不是为了救总统?”Peter问。Raven笑出了声,摇摇头:“不全是。我只是想让他停止发疯。”Peter和她一起笑了起来。


“他可以不爱任何人……我有段时间是这么想的。他就是……就是想毁灭,不管从哪儿积蓄来的愤怒,总之那让他以毁灭为傲,那让他变得乖戾、猖狂、可憎,可又……”


透过休息室昏暗的灯光,Peter看见某些晶莹的东西在Raven眼中闪动起来,她的表情在这瞬间和Charles莫名的重合了,有很多无奈、伤痛和不堪回首被装进这副克制的表情里,这让Peter又觉得不敢承受了。


“但你知道,”Raven连声音都有些抖,她控制不住,“如果是一个只有愤怒、只想毁灭的人,他不会有妻子、不会有孩子,他就,他不会爱他们的。不会的。”她说得斩钉截铁,但又那么无可奈何。


“而在两个月前……”


“他因为妻女被杀要毁灭世界,然后又因为天启要杀你们所有人而造了他的反。”Peter的话让他们俩又笑了起来,哽咽被竭力埋没在他们勉强的声线中。


“对,没错。”Raven点点头,“所以……你不能说他是个好人还是坏人。我们不能这么说。说不清。”她又喝下一口酒,继续看着空空如也的酒杯发呆。


“我能确定的只有,他想做一个坏人。”Raven朝Peter点着头,肯定着自己的话。


“反反复复的、一次又一次地想,而且他确实去实践了,他有这么做过。他用仇人教他的方法报复仇人、伤害自己爱的人,他蔑视所有人,包括他认为无用的变种人,他可以毁掉一切而且无动于衷。他一定一次次地告诉过他自己,他可以做到这些。因为这样他就不用再去经历一些别的……不用再去回忆那些屈辱,还有失去。如果做一个坏人,他就可以变得强大,而且没有牵挂。”


Peter哭了,他没有意识到,直到一滴眼泪砸到他自己手背上。


“但他没有做到。”Raven最后说。




第二天一早,Erik醒来时看见坐在他床边忧心忡忡的Charles。他非常恼怒,坐起身就要离开房间。Charles紧紧跟在他身后,出奇的并没叫住他。


他把门一拉开,当即便看到快银站在自己面前。


这小子脸那么大的?这是他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接着他发现Peter戴着护目镜,转头一看,其他几个小的全躲在斜对面的房间里,正探头探脑地往这儿瞧。


他转头皱着眉看向Charles,对方朝他扯了扯嘴角,给了他一个非常没有说服力的笑容。


“咳咳。”Peter咳了两声,Erik回头看向他,发现其他几个小的这时正朝Peter不断竖着大拇指,似乎在怂恿他做什么。


“你有什么事?”Erik问。


“呃……”Peter愣了两秒,对他来说也许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了。然后他飞快地从自己兜里拿出一张纸,把它展开来,对着满脸莫名其妙的Erik开始念。


“我,呃,那什么,咳咳。”


“我生在60年代。”操他的上帝这真是个惨不忍睹的开场白,Peter腹诽着。但没办法,不这样他连话都不会说,于是他接着念道:“我10岁那年开始显露自己的能力,曾经一不小心从学校飙回家里,掀了路过的所有女孩儿的裙子,为此我妈决定让我住到地下室去,因为我总是神不知鬼不觉地破窗而出,或者破窗而入,之类的。”


“然后我开始闯祸,根本停不下来。从曲奇饼到吃豆人游戏机,我的童年到少年,好吧,到成年,一直都过得非常混乱而且讨人厌,主要是讨我妈烦。我其实挺想慢一点的,至少慢慢的,让别人看到我是怎么从他们身边飞过去,又是怎么从他们头顶上飞回来的,那种慢。我想让别人认识我,从一个好的方面,我不希望就连我闯祸都没人知道是谁闯的。”他看一眼Erik,对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这似乎不是个好兆头,但他好歹没叫Peter停,或者直接用门把手把他顶飞什么的。


“咳……直到有一年有三个怪人来我家里,要我去五角大楼地底十八层救一个人。”他说着朝Charles贼兮兮地使了个眼色,Charles回给他温和的笑。


“我救了那个人,那什么,你也知道是谁了。这祸闯得挺大,尽管还是没人知道是我干的,但这一次我得到了一张名片。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Erik回头看了看Charles,Peter为此紧张得停了下来。


然后Erik又回头,只看着他。Peter在一片警铃大作之中和他对视了5秒,这才意识到他的沉默是让自己继续的意思。


“哦,对。然后我就……我就继续百无聊赖地活着。我在电视上看到了我救出来的那个人,”他瞟一眼Erik,“他在白宫门口把总统和一票保镖从地底下挖出来,撕了他们的门……对着全世界说你们这些渣渣……”他身后传来窃笑声,Jean正用严厉而压抑的声音提醒Scott不准笑。


“我不知道他这样做是好是坏啦……反正华盛顿之后,全世界都知道了变种人的存在……和我一样的人,他们有那么多。我开始越来越渴望离开那个地下室,走出去寻找些什么。尤其是,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做。”他攥紧了手中的纸,自己的心跳声在他耳朵里像鼓点一样敲打着。


“什么事?”Erik忽然问道。Peter一惊,脑子里霎时一片空白,他拿着那张纸,呆呆地看向Erik。


“如果你是有什么事……想让我帮忙。”Erik轻微耸耸肩,不确定地对他说着。


“帮忙?”Peter傻乎乎地重复道。Erik没再追问,他靠向门框,有些无奈又有那么一点点好笑地看着Peter。


“哦!我我我……我不是想找你帮忙我不是说我帮过你所以要你还我人情,我那什么……”他完全乱套了,语速变得飞快,Erik虚着眼睛看着他,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像是被Peter逗乐了,而Peter则越来越失控。他转头看看队友们,又回头看向Charles,飞快地在他们中间来回逡巡着,嘴里噼里啪啦地说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从旁观者的表情来看,Peter想他一定搞砸了。


“我就想跟你说,”那张纸被他攥成一团捏在手里,他没有参考,也没有腹稿,就这么面对着Erik,某些不受控制的东西从他嘴里冒出来,“那些伪神,什么天启之类的。还有Trask、Shaw,那些人,把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用‘它们’来称呼变种人,那些人,他们才是坏人!他们以为凌驾于别人之上、操纵别人的就是神,就是不可违背,其实他们只是坏人,只是几十亿人里特别虚弱特别受困的那类人。他们有胆量去伤害别人、毁灭别人,却没本事承受一点点同等的回馈!其实他们特别好击败!”他的周围一片沉静,仿佛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他自个儿在那儿说着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


但Peter反正都失控了、反正都搞砸了,不管接下来他还会说出些什么,他都不打算阻止了。


“但全世界用了20年,用了哨兵、核弹、乱七八糟的所有武器,都没有击败万磁王。”他说。


“还有那些……集中营、屠杀、实验、囚禁,还有……还有失去。”他哽咽着,“所有这些都没有改变他还是那个人,还是那个变种人。他会反击会仇恨但他没有用实验、囚禁或者杀害至亲去对待过任何一个凶手!他只是……很愤怒。”


“他只是受够了那些坏人。”


Erik愣忡地看着他,Peter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这样看着自己的,但Erik没有反驳他、嘲笑他,也没有叫他打住,直到现在也没有。他只是愣忡地看着Peter,似乎失去了做出反应的能力。


“我就……老天,我把我的稿子全毁了!”Peter挫败极了,尤其这时候Erik仍然没有反应。他求助般地望向Charles,对方眼里的泪光让他感到恍惚。Charles在他不知所措的凝视下无声地向他说道:“谢谢你,Peter。”


“不,我……”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并不需要谢谢!


所以他又逃了。


他连那团纸都没空管,随手一扔就飞也似的飙了出去。耳边呼啸的风声一如既往的熟悉,但此刻它们全都裹挟着一个糟糕的声音,告诉他他搞砸了,Erik这回一定会以为他是个神经病!


而他本来是要说服他留下的。Peter想,现在好了,胡说八道的结果显然只会推动Erik更快地离开!而快银仍然只是负责跑路。




TBC

评论
热度 ( 125 )
  1. HumouDGs飘来荡皮 转载了此文字

© HumouD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