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ouDGs

蝙蝠家大爱♥︎all老爷all主SuperBat,蝙鸟只吃BruceDick
cp观混乱邪恶,沉迷芭乐角色拉郎
乱涂乱画咸鱼挣扎中_(:зゝ∠)_

【Salazar/Jack】Gun In My Hand(5.29完)

金鱼臀:




Gun In My Hand




·为my妮@nichoLee 攒人品考试,我本人并不是特别好这个cp……所以ooc和各种私设也许会有(。

·Captain Salazar / Jack Sparrow

·BGM:Gun In My Hand - DOROTHY





1.

Salazar被夹杂在盛夏的第一声雷暴里的口哨声惊醒了。那声带着愉悦与些许抱怨意味的哨声像鸟鸣一般不合时宜地出现在窗外,多年以后也会出现在惊涛骇浪之中——只是那时候翻身急忙去开窗的Salazar并不知道这一点。“Jackie!”他压低着嗓子,生怕让别人听了去似的说,“你为什么——你不该——”

“我就是想见你了,”比他小几岁的青年说,怀里还揣着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所以就顺道来看看。”

“可是你家在港口那边呢……Jackie,你都湿透了。”

“那可不是嘛,有人把我关在外面了。”

Jack Sparrow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侧身跳进总督儿子那装潢华丽的房间里,丝毫不介意自己带着泥水的鞋底将污秽留在了那张手工缝制的波斯地毯上。他迅速地将怀里的东西塞给Salazar,后者娴熟地打开了扎得紧实的包裹。Jack湿透了的外套搭在Salazar的椅背上,很快那张椅子的天鹅绒靠垫就要报废了。可是Salazar不在乎,Jack永远都知道如何让人原谅他,只是他似乎不愿意这么做而已。

“Mary的蛋糕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Jack说,一双眼睛在黑夜之中依旧亮着光芒,“除开我对她的爱,她的蛋糕能叫死人开口说话。”

“听起来很棒。”

“尝起来也很棒。”Jack伸手撕下对方手中面包的一角,“就是还不够你棒。”

Salazar低笑起来,凑过去亲了亲裁缝家最小的孩子的嘴角。“你这么会说话,应当是只小百灵鸟,而不是麻雀。”

“我是什么鸟儿重要吗?你喜欢就够了。”

Jack附身过去,将年长一些的男人按进柔软的床垫里,手指灵巧地开始解对方的睡衣。他用吻封住了Salazar模糊不清的抗议,在最后一颗扣子被解开时低声问:

“Salazar,我的好船长……你听过麻雀唱歌吗?”

所以接下来的那番颠鸾倒凤就这么发生了,一切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待Salazar搂着瘫软在怀里的Jack时,才想起来他不该这么随心所欲。先不说总督先生能否接受这个事实,他和Jack的身份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更何况,躺在港口的那艘未命名的新船正等着她的主人来给她起名字呢。“麻雀”号不是个适合的名字,但也勉强顺口。Salazar的脑海里冒出这个可怕的念头,赶忙打消之后又将还在喘着气的Jack往怀里搂了搂。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假如Salazar的真爱长着人样,那大约就是Jack这样的。他恋爱了,他变得愚钝了,他不堪一击却又异常强大。该死的金箭头啊,Salazar想,我怎么就着了魔呢。

“对了。”Jack慢悠悠地开口,“想好给你的船起什么名字了吗?”

“没有。你觉得呢?”

“那可是你的船。”Jack说,“外人起名字的话会带来厄运的,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叫她‘Mary,’让她天天在海上提醒你,你是吃不到蛋糕了。”

“我会考虑一下的。”Salazar翻身,又在Jack的嘴唇上偷了个吻。“你好像对我的船很感兴趣。”

Jack耸耸肩,“我总觉得你活不过三个月,你连罗盘都没准备好。”

“谁说我没准备好?”Salazar皱皱眉,随即又笑起来,“噢,Jackie……来吧,我带你去看看我的行李,这总能让你放心吧?你这只旱鸭子。”

于是Salazar拉着年轻人的手走进书房里,向他展示了他的望远镜、海图、短刃以及舰长帽。Jack的眼睛瞪得浑圆,他好奇地左摸摸、右碰碰,连珠炮似的问了一串问题,在Salazar的回答之后奖励一般亲亲对方的下巴。他看着对方的眼神,仿佛Salazar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那般。最后,Jack伸手拿起一个黑色的小盒子,问:

“这是什么?”

他的语气是那么漫不经心,以至于Salazar在很多年后才品味到其中的渴望与浓厚心计。Salazar说:“罗盘。据说,它可以指出主人的心之所向。”

Jack噢了一声,又把它放下,笑嘻嘻地问Salazar他的心之所向在哪。

“你猜。”Salazar说,低头又再次用唇舌擒住他的麻雀,全然不知Jack的另一只手正将那罗盘塞入口袋之中。





2.

“我说了我能拿到的。”

Jack炫耀似的甩着罗盘的绳子。

“交给你了。”他说,“别忘了我们的合约。我拿到罗盘,你让我上船。”

他撒谎,他偷窃,他不留情面地将Salazar的真心摔得粉碎。Jack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内疚的,生存与良心之间,明显命更重要。而像他这种恐怕是造物主在瞌睡之中造出来的人,只有钱才能保证他能坚持到最后一刻。做一个海盗——不体面,倒也能苟延残喘。Jack听他的叔叔说过这是个不错的职业。干上几票就走,来去自如,“只要你想、只要你愿意。”

Jack当然愿意了,为什么要拒绝他与生俱来的好本领呢?他能撒谎,能偷窃,舍得将别人的真心摔得粉碎。上一秒他是裁缝的儿子,下一秒他就是海盗Jack Sparrow;他特意确保Salazar那天不仅仅丢失了一个罗盘,还有一副单筒望远镜;他或许口口声声说爱一个傻男人,但他还是更宁愿溺死在女人的波涛之中。他不知廉耻吗?他十恶不赦吗?可是当他撒谎的时候,没有人问他他的话是否正确;当他偷窃的时候,没有人问他的手在哪里;当他将别人的爱恋随手丢弃时,也没人找他要回来。没有人在意Jack做了什么,那为什么他要在意呢?

“邪恶女巫”号的船长和那帮看起来还不如一个瞎子中用的船员们就是这么看轻Jack的。他怎么可能拿到总督的罗盘呢?那幢大宅守卫森严,叫鸟儿也飞不进去。Jack绕着那家人观察了几天,最终发现了那阿喀琉斯之踝叫做Salazar。别人称他为波塞冬——生来就要做海洋的主人。Jack倒不觉得,Salazar一路走来太过容易,自信到了极点之后便是自傲,迟早要栽跟头,呃,或者翻船。

这就是为什么Salazar无法自拔地迷恋上了那个Jack Sparrow。裁缝的儿子大胆且热情,时而迎合对方膨胀的野心,时而捋一把对方的逆鳞。麻雀就是这样一种伸出手却捉不到的鸟儿,可惜Salazar误以为他是什么可以养在笼子里的夜莺。哦,拜托,他Jack唱起歌来能叫死人在安眠之中放声大哭。

Salazar,这个名字很快就被Jack忘在脑后,和那些叫Mary、Lily、Halie和Teresa的好姑娘们做了伴。偶尔他会想起来一个总督的儿子,一个被他伤了心的傻蛋,可是Jack在危险之中畅游,在莺歌燕语之中迷醉,忙得没心思去回忆一下。拿到了罗盘,上了“邪恶女巫”号,做了他梦寐以求的海盗。按理来说,Jack的人生就该如此无聊下去,天天烟酒不离手,看看是大海终于想起来要带他走了、还是哪个冤家终于找上门来了。又或者是哪个被他伤过的旧情人忽然决定给他来个痛快,Jack想,然而细数之下,他竟然想不出有谁是跟他好聚好散的。算了,算了,万一被旧情人捅死,他的最后一眼好歹会是对方的裙下风光,而不是敌船龇牙咧嘴的彪形大汉。

Jack的纸醉金迷终结于“沉默玛丽”号杀到他的海湾来的那一天。他从来没见过如此千疮百孔的船只,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死尸浮在海上。那天的海风伴随着海腥味和腐烂味儿,找不着鱼的海鸥开始啄食死人眼球来果腹。Jack吐得稀里哗啦,抹干净嘴之后就被船长一脚踹去把舵。“沉默玛丽”号像条疯狗一样咬着他们不放,而“邪恶女巫”号呢,此刻连只垂死的海鸥都比他们飞得快。不顺风,又不顺水,想要杀出重围实在希望渺茫。

“邪恶女巫”号今天可能是一点儿魔法都没带出海。十分钟之后,船长在Jack面前咽了气,还把那个罗盘交给了他,要他做这条倒霉船的船长。Jack Sparrow,现在是Jack Sparrow船长了——捧着那个罗盘,目瞪口呆了三秒之后便接受了这个事实。比起兴奋,他现在更想亲吻陆地。于是Jack打开罗盘,心里恳求这个不知道是什么原理的罗盘快快显灵,现在一船人都拿绝望的眼神望着他呢,要尿裤子也不是现在,那多丢人啊。

罗盘转了一下,便指向了不远处的三角洲。Jack往那一看,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每个海盗都知道有关三角洲的传说,当然多数传说都是醉鬼的胡言乱语。当然,更重要的是,每个海盗也知道如何用几根缆绳和一堆岩石逃出生天。海军就不一样了,他们早已迟钝生锈,只会按着训练办事。可是在海上,哪有这么多标准流程呢?要是真的有彩排就好了,Jack想,早知道今天他说什么都躺在床上不起来了。

所以,当他的船只和“沉默玛丽”号擦肩而过时,Jack忍不住将那给他带来好运的罗盘炫耀似的甩了起来。他望向敌船,对面的男人一脸震惊至极,死死地盯着他。Jack茫然了一秒——我见过他吗——随后又回过头去。他赢了,他活下来了,无需多言。从今以后,Jack Sparrow的名字将会在这片海域里如雷贯耳。

“当然,”Jack说,“我们现在得马上回港口去喝一杯。老实说,我真的以为那些绳子会断。”




END





彩蛋一:

那是Jack。Salazar很确信,那就是Jackie——Jack。随便他叫什么吧,骗子,小偷,凶手……Salazar不在乎。

水真冷啊,Salazar挣扎了几下,刺骨疼痛随后就让他放弃了抵抗,他像只死海豹一样直直地往深处坠去。他忽然发现Jack好像和他印象中的没什么差别,仿佛日晒雨淋丝毫没有影响他。

Salazar叹了口气,疲惫地合上了眼睛。



END

评论
热度 ( 331 )
  1. HumouDGs金鱼臀 转载了此文字

© HumouD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