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ouDGs

蝙蝠家大爱♥︎all老爷all主SuperBat,蝙鸟只吃BruceDick
cp观混乱邪恶,沉迷芭乐角色拉郎
乱涂乱画咸鱼挣扎中_(:зゝ∠)_

【铁船/亨杰】《墨缇丝》上

奶盖龙猫:

《墨缇丝》上










原作/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证


配对/威尔.特纳×杰克.斯派洛


       亨利.特纳×杰克.斯派洛(可能隐藏all杰(?




一窝其乐融融的特纳们


老爹和儿子一起干船长




分级:NC-17


OOC,3P预警。珍爱生命,谨慎乘车。


cp洁癖请主动点出去!!!








by奶盖龙猫










-










“杰克!你不能这样就上岸……”




年轻的男孩有些难以启齿似的,左右张望一下,确认没有人在附近之后,才显露出有些不安的神态。他局促的看着海盗沾满沙子的衣襟与帽沿,还有对方胸口袒露出大片的小麦色皮肤――同样沾满了沙子。杰克.斯派洛总是让他看着很想把他丢回水里去好好洗一洗,再捉上来使他拧干羽翼,才算看着舒坦。




“别了,小亨利。”老麻雀冲他咧开嘴。他看上去也的确想抱怨点什么,比如海风烈烈使他步伐不稳,最终在湿漉漉的海滩上摔的四脚朝天;再比如年轻人的催之过急,他忙于跟上前方着二十岁都不到的男孩飞快的步履,并由此忽略了绊脚的石头――总之,一切都不可能是杰克.斯派洛的错。




“你那亲爱的老爸和妈咪还见过我更糟糕的样子呢。”




他最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这倒是句实话,无论是威尔还是伊丽莎白都见过他浑身湿透的狼狈模样,甚至还有挪威海怪糊了他满身口水的…噢快别提了,还记得你是为了什么才跟这个小男孩上岸的吗?他邀请你去亲爱的伊丽莎白家里吃顿饭,而你却在这里想着全世界最倒胃口的场景――这可真不算什么好习惯。




亨利有些不知所措,表情略微松动。他的长腿被疯长的草茎遮住了小腿,甚至高过了膝盖,这片空旷的草地他从小就喜欢的很。杰克就没那么好运,他常年在船上度过,即使上岸,也多数会选择踏足城镇。可见威尔当年为了藏好伊丽莎白之用心良苦。如果没有亨利引路,即使是大名鼎鼎的杰克船长也得要花费好一番功夫才能找到这座岛的所在。




“听着、等风一吹,它们就会掉……”




杰克往嘴里灌了一口朗姆,走路愈发不稳。于是亨利不得不停下来等他。他已经远远望见了山坡尽头自家屋子的房顶――荷兰人号就在这附近,他清楚的很。但他并没有在海滩上见到父亲,或许他已经提前几天走上另一条路,并且顺利与母亲见面了――管他呢,他们总是能在餐桌上团聚的。






黑珍珠的船员们向杰克打了招呼,然后去了最近的一个港口,并且约定好会在第二天日落的时候来到这里接回他们的杰克船长。这座海岛鲜有外人踏足,酒馆也寥寥无几,对于海盗们来说毫无乐趣与价值可言。大概也只有女海神知道,斯旺小姐是怎样在这里度过她人生的二十年――反正我肯定做不到。杰克自问自答道。




“他们一定想不到我带回了谁。”他终于赶上了亨利,后者拽住他的胳膊,细心的替他掸了掸身上的沙粒。这娘娘腔的细致做派跟当年的威尔一模一样,即使是杰克也要忍不住感慨特纳家基因的强大与无孔不入。




“嘿,醒醒。我可不是你在水手生涯中偶遇的一见钟情的姑娘。”当然我也不是跟你回家去见父母,他在心里补充道。“我只是找个地方好好喝点儿酒,然后休息一晚上――你家里有酒吧?”




“当然了,船长。”亨利回答道。他宽阔好看的额头上沾着点沙子,杰克趁他不注意,用小拇指替他挑飞了。“虽然妈妈从来不喝,但家里有很多朗姆……你喜欢喝,对吗?”




“说不定那就是为我准备的。”杰克晃了晃脑袋。“真高兴亲爱的伊丽莎白还记得我的喜好,我还以为她早就忘了我,我简直迫不及待想见见她了。”――然而谁都知道这只是一句调侃。试问谁能真正忘的了杰克.斯派洛船长呢?




“所以你终于承认了跟我回家是为了与我的父母重逢。”




亨利眨了眨眼睛。杰克有点头痛,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被一个比他小三十多岁的小孩耍了,而这孩子跟当年的威尔那点该死的小狡黠如出一辙。特纳家的男人,特纳家的妻子以及特纳家的小儿子,他们都是那么的擅长坑他们亲爱的杰克船长。当然这一切并不会妨碍他们爱这个脏兮兮的海盗,同样的,这些过去的事情也不会妨碍杰克.斯派洛爱着他们每一个人。




“别套我的话!”他假装怒气冲冲的,对着亨利吹胡子瞪眼。“好了,承认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亨利凑过去在他嘴角快速亲了一下,然后像只灵巧的小猎犬似的蹦开去,金褐色的头发飞扬起来,让杰克.斯派洛得以看清他那发红的可爱耳尖。




他突然意识到,不管他以怎样的态度对待亨利,亨利对他的心思恐怕是别想瞒住傻乎乎的威尔和聪明的伊丽莎白了。










-












出乎意料的,这顿晚饭吃的十分尽兴。他们到家的时候,伊丽莎白就站在门口迎接他们――准确的说应该是迎接亨利,但杰克的到来同样让她露出了笑容。“好久不见,杰克。”她上下打量着似乎与当年别无二致的老麻雀,杰克知道她正在说服自己把“海上的时间流逝速度和陆地上不一样吗”这句疑问咽下去。当然了,他想,其实他多少还是老了点儿。至少他不再能有把握像年轻时那样站在船帆的横杆跟戴维.琼斯过招了,但他逃跑的本事却总比以往更胜一筹。




“爸爸在哪儿,妈妈?”




“那么,我亲爱的威廉.特纳现在在哪里?”




两句问话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亨利愣了愣,杰克表情微微一僵――他们都在心里疯狂点击撤回,但说出的话并不能被咽回去――好在这个时候,威尔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这才让尴尬的三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晚饭自然是丰盛的。其实杰克很不太习惯这种家庭聚餐的气氛,他总觉得下一秒伊丽莎白就要端起刀叉,一边杀气腾腾的切那块倒霉的黑椒汁浇过的牛排(她仿佛下一秒就会把这副银质的刀叉架到杰克的脖子上),一边询问亨利怎么想到把自己一起带回了家里……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愿意听听亨利吹嘘一下杰克.斯派洛船长的英姿――不,这不叫吹嘘。这只是略加美化的记忆而已,对吧?




他向来不太拘谨。但特纳一家的存在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是这个家庭的外人――孤独而伟大的杰克.斯派洛船长才不会拘泥于家庭。威尔给他开了一瓶朗姆酒递过去,他很自然的把酒瓶接过来,伊丽莎白在旁边伸着脖子,用熟悉的嗓门喊着杰克.斯派洛的名字,并让他少喝点儿别把他们的家拆了。亨利在旁边不知道笑什么,威尔也跟着他笑。杰克放下酒瓶,左看看右看看,一时不知道应该从哪一个特纳开始教训――当然,最后那一击爆栗还是敲到了亲爱的威尔头上。








“嘿、嘿,别这样。”




老麻雀往后退了两步。他的后背抵到了墙上,而伊丽莎白则是堵在他面前。一墙之隔的威尔正与阔别多年的儿子聊天。飞翔的荷兰人号船长,多么酷炫迷人的称号――亨利几乎要被自己父亲那些神奇又美丽的航海故事迷住了。他也喝了点儿酒,面色酡红,十分亢奋,于是无暇再去顾及母亲与杰克。当然了,他们之间并不会发生任何事,尽管他们曾经接过吻,杰克也为那一个甜美的吻付出了代价,甚至伊丽莎白或许也曾为这富有魅力的海盗动过那么一秒的心――但那都是过去式了。




“你最好能给我一个答案,杰克。”




“什么答案?”




“亨利他……”




剩下的话却被杰克用一根手指堵回去了。“嘘,小点声。”他眨了眨眼睛,“给他一点时间,好吗?他总要意识到年轻时的选择是要一错再错的。”




“就像你一样?”伊丽莎白的口气软了下来。事实上,威尔与眼前这个老海盗的关系她甚至比谁都清楚,但她又能怎么办呢?他们三个人的命运轨迹早就缠在一起了,谁都别想摆脱,或者使谁分离出去。




“我?”杰克夸张的瞪大了眼睛,“选择权从不会在我手上,小伊丽莎白。”他矮了下身子,像只灵巧的麻雀般挣脱了出去。当他要走的时候,伊丽莎白永远都别想拦住他。




但出乎意料的,她叹了一口气。“隔壁吉尔家的孩子生病了,我得去帮着照顾一夜。”杰克点着头,一边指指外面,示意她该去跟特纳们商量,而不是跟他一个留夜的客人提及。这座海岛上还住着为数不多的几户人家,大多是丈夫出海未归的水手妻子。她们或许都曾年轻貌美,但岁月已经磨去了她们的精致与容貌。看看当年那不懂事的、甚至于冒冒失失当上了海盗王的伊丽莎白,她现在可要比以前成熟多了(虽然杰克.斯派洛其实更喜欢嫩点儿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一样。但这句话他不会跟任何人说,永远不会)。




他本想跟着一起辞别,却最终还是在特纳父子的眼神下败下阵来。亨利跑进浴室――“你得洗个澡再睡!”杰克满脸惊悚的看了一眼一脸赞同的铁匠,后者耸了耸肩膀。“这里只有两张床,而亨利有他自己的房间。”




要让脏兮兮的老麻雀睡到伊丽莎白与威尔.特纳的床上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但洗干净的杰克.斯派洛则又该另当别论了。












-TBC-






请给我推荐和小红心♥️爱你们



评论
热度 ( 529 )

© HumouD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