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ouDGs

蝙蝠家大爱♥︎all老爷all主SuperBat,蝙鸟只吃BruceDick
cp观混乱邪恶,沉迷芭乐角色拉郎
乱涂乱画咸鱼挣扎中_(:зゝ∠)_

雪夜列车(一发完)

风之翼-请叫我小翼:

我有好好的发糖哟!祝大家新年快乐!明年也请和我一起玩呀(ㅅ´ ˘ `)♡爱你们



雪夜列车

summary:超人和蝙蝠侠掉入了时间的夹缝,他们困在一处小小的车站上,并且没有热巧克力。


“这是你的错。”蝙蝠侠没好气地抱怨。

“这不公平布鲁斯,分析结果没说清楚可是你的责任。”超人大声地反驳着。

“因为我高估了你的超级大脑?”

“嘿,就算我看到了那箱子后面有一团物质,但是推测它会冲出来,而不是把我们吸进去的是你不是我。”

蝙蝠侠的嘴角绷的紧紧的,超人飘在半空中瞪着他,两人就这么对峙着,直到一列18世纪的老式列车“呜呜”的从他们身后开过。

“……”在浓烟和噪音中布鲁斯的嘴唇动了动。

“我认为想说抱歉的话,还是再大一点声比较好。”克拉克昂起头露出白晃晃的牙齿们,一副得意的样子。“偶尔犯个错也没那么丢人。”

布鲁斯直接选择了无视,他挥开巨大的披风,径直坐到了远离克拉克那边的长椅上不再理他。克拉克收起笑容扁扁嘴,转而开始打量他们身处的这个地方——

简陋破旧的小木屋,油漆脱落的长亭和长椅,头顶上只有一只昏黄的灯泡,砖红色堆砌的台阶下,是一条被摩擦到发亮的铁轨,它似是从遥远的过去而来,奔往永无止境的未来而去,漫长的让人无法想到何处才是终点。木屋的窗口上挂着一块被铁锈腐蚀了大半的蓝色挂牌,只能隐约看到一个“站”字。

“这真是个古怪的地方。”克拉克戳了戳柱子,外表上已经有了许多霉斑和虫洞,给这个无名的小车站更加增添了一分残破的味道。

“如果你不想变成雪人,就不要碰那些该死的柱子,鉴于它们已经不怎么结实了。”布鲁斯冷冰冰的声音从另一头传过来。

“雪人?”克拉克转头一看,才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了。

周围没有一丝风,只有大朵大朵的雪在缓缓的飘落,不疾不徐的慢慢将小站包裹成一片银色,克拉克探头看了看铁轨的两端,但周遭都只是漆黑一片,除了这个寒酸破旧的小镇。

“我们往铁轨的两端走走看怎么样?”克拉克忽然提议道。

“我认为最优方案是在这里等,直到联盟找到放我们出去的办法。”布鲁斯盘腿坐在椅子上,他已经摘下了头罩,并且因为便携电脑在这里无法使用而有点闷闷不乐。

“我倒觉得坐以待毙毫无用处,行动起来总会有意外发现的。”

“哼,英雄式的勇而无谋。”

“这个勇而无谋的人可是靠他自己解决了很多难以想象的困境。”

“同样也制造了许多不必要甚至是可以避免的困境。”

“所以我们是达不成共识了?”

“我们达成过共识吗?”

“说真的布鲁斯,你什么时候才能听一下我的建议?”

“当你下一次不会再傻乎乎的,直接踏入那些愚蠢到极致的陷阱?”

“我不得不说布鲁斯,有些时候你真的很混蛋。”

“原话奉还。”

超人恼火的看着蝙蝠侠,但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最终在他要飘到亭子顶上时,他终于决定抛弃冷静那玩意。

“好吧,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倒要去看看尽头有些什么。”

超人话音未落就从原地消失,但下一秒他就又出现在了原地。

“哇哦。”哪怕是博闻强识的蝙蝠侠也很难不会对这种现象惊讶。

“什、什么?”超人看起来有点蒙,他疑惑的看看四周,紧接着再次消失。


当超人飞到第一百五十圈的时候,蝙蝠侠终于开口了。

“拜托你停下这种愚蠢的,毫无异议的行为。”布鲁斯毫不客气地指责道。“我看的眼晕。”

“你完全可以把眼睛闭上,或者看点别的。”超人火大的反驳。

“着周围除了该死的雪我还能看什么?在你进行那些愚蠢的实验时,总需要有个人来观察下周围的变化。”

“哦,那好,世界第一优秀的侦探都发现了些什么?”

“目前为止,没有。”

“哈、哈、哈,那还真是伟大的发现。”

“总比愚蠢的无脑行动要好得多。”

“你知道吗布鲁斯?”克拉克抱住手臂,“我受够了你那些该死的自大和嫌恶的语气,我要远离你,彻彻底底的远离你!该死的!”

克拉克气呼呼的丢下这些话,再度消失再布鲁斯眼前的黑暗里。

然而这一次克拉克没有飞回来,布鲁斯刚开始并没在意,他以为那家伙可能是减缓了速度,直到他发现他面前至少有半个小时没有刮过风了,而且空气中也在没有出现过薄荷味儿——克拉克最爱的那款体香剂。布鲁斯走下站台往两头张望,可除了黑暗一无所有。犹豫了一会儿他决定沿着铁轨往前走,但是没一会儿他就又回到了那个站台,他又走了几圈,每次都会回到那个空无一人的站台。

而克拉克还没有回来。

布鲁斯放弃了来回转圈,他转而开始研究那个木屋和破旧的站台,但是无论他用什么方法,他就是没办法打开那扇满是绿锈的窗户,也取不下来那个牌子,刚不用说进到屋子里了。车站的房顶和柱子也没有什么新奇,除了他们出乎意料的结实,因为他根本无法撼动半分。

而克拉克还没有回来。

通讯器里一片死寂,电脑连不上网而且也快没电了,他用红外扫描扫了好多遍,但根本看不到除了他本人之外的任何热源。周遭的景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联盟看来也没有什么进展,他一开始的决策是对的,除了等待没有任何办法。

然而,克拉克还没有回来。

布鲁斯终于感到了寒冷和疲惫,他坐在长椅上,手指插进汗湿的发间。他在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就宛如那天晚上一样。难道他又要失去生命中的某个人了?这个想法猛地跳出来,狠狠地在他心上蛰了一下。布鲁斯瞬间跳了起来,他不住的来回踱步,他需要自己冷静下来,他需要让大脑进行分析,他需要……他需要克拉克回来。然后他停下脚步,对着虚空小心翼翼的,用那么有一点不太肯定的语气开口:

“香蕉马芬…?”

然后那道红蓝相间的人影猛地停驻在了他面前。

“哦……哦,布鲁斯,我,我似乎听到了你的声音,你是在叫我么?我、我在黑暗中似乎飞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现在有点晕……哦嘿,布鲁斯你怎么了?”

克拉克出现的时候摇摇晃晃的站不稳,他的头发和披风也变得一团糟,他揉着太阳穴,有点结结巴巴的解释着,但下一秒他就被布鲁斯紧紧地抱住了。

“拉奥啊,你的体温怎么这么低?”他立刻解下披风把人严严实实的裹起来,然后把对方抱在怀里坐到长椅上。但是布鲁斯只是紧紧地搂着他,努力的把自己贴到对方的身上。

“发生什么了吗?”

“不…没有,什么都没有。”布鲁斯觉得喉咙里哽了一下,他努力地吞咽了几下才再度开口。“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

“哦,看来这个地方还有能让人变得脆弱的魔力。”克拉克捧起那张变得有点湿漉漉的脸,温柔地亲吻着额头和眼睑。

“谢谢你给我的台阶。”布鲁斯笑了出来,拉过克拉克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那么……我们没事了?”克拉克用鼻尖蹭蹭对方的。

“算是?”布鲁斯在温暖的怀里哼哼着,“如果你同意我买那件暗红色的大衣给玛莎。”

“我还是觉得那件格子的不错。”

“行行好,放弃那个可笑的粉黄格纹,暗红色才是经典。”

“我们还要为这件事争论下去吗?”

“不,因为阿尔弗雷德一定会擅自决定给我们订购那件灰色的。”

然后他们两个都笑了,再度交换了几个吻。

“都怪你,我今年可是赶不上跨年狂欢了。”克拉克终于舍得放开时,有点埋怨的说。

“嘿,别那么小女生情怀,我的男孩儿,我们又不止这一年,总有机会的。”布鲁斯好笑的戳着对方故意嘟起的脸颊。“再不行,我愿意做任何赔偿。”

“任何?”克拉克挑眉。

“任何。”布鲁斯颔首。

“那好,我要预定你从今以后所有的节日和夜晚。哦,还包括周末。”

“有点贪得无厌啊,小镇男孩。”

“面对你我永远不会觉得够。”

“其实这是毫无意义的。”布鲁斯捧住他的脸,对方的困惑表情总是让他有种难言的愉悦。

“我早就是你的了。”


“难以置信我们居然赶上跨年狂欢了。”挂着满脑袋彩带的克拉克很是高兴。

“你对联盟的工作效率就这么没有信心吗?”戴安娜对着那张傻笑个不停的脸摇摇头。

“不过查到那到底是什么了吗?”布鲁斯站在一片狼藉的中央,身上却连个纸屑都没有。

“貌似是一块记忆的碎片,类似于一个时间静止的幻境。但无论如何,当联盟把你们弄出来之后,它就变成一缕烟消失了。”

“也许明天我该让扎塔娜去查查。”布鲁斯摸摸自己的下巴沉思道。

“布鲁斯!拜托这可是新年!”戴安娜和克拉克忍不住的对他喊。

“只是个玩笑。”他假笑着耸耸肩。

戴安娜头疼的摆摆手,决定远离这个家伙去喝一杯。克拉克则抬头看了看那个倒计时,然后在人群疯狂的吼着数字时把爱人搂进怀里。

“新年快乐。”

他们在指针归零时拥吻。

今年此时,以及以后的许多年。





—FIN—






评论
热度 ( 72 )
  1. HumouDGs风之翼-请叫我小翼 转载了此文字

© HumouDG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