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ouDGs

蝙蝠家大爱♥︎all老爷all主SuperBat,蝙鸟只吃BruceDick
cp观混乱邪恶,沉迷芭乐角色拉郎
乱涂乱画咸鱼挣扎中_(:зゝ∠)_

【S/B】讯息已传达 Roger That(End)

ex Machina:

简介:信息时代,联络方式也是五花八门


PG13


原作:DCU,Justice League Action


Disclaimer: 如果我拥有他们……醒醒,该搬砖了。




01


蝙蝠侠如何支配他每天的二十四小时,是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至少会在某一时刻感到好奇的问题。这个男人经常让他们怀疑他每天出门前都在万能腰带的某间空格中藏了另外的十二小时,否则他怎么可能找到时间去做到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是有个管家,没错,而且那管家看起来就像是每天都能从蝙蝠洞的犄角旮旯里扫出再额外的十二个小时,不过很多时候钢骨依然觉得难以想象。


 


“你昨天在一场星际任务中黑掉了对方的主机,那场战斗总共持续了六个小时。回程七个小时,我听说是你来主要负责驾驶。”钢骨掰着金属手指数着,“回来后在暸望塔调整防御系统,我和你一起花了两个小时。陪着金先锋进行格斗训练,那是一小时左右,之后你还找出了时间在哥谭夜巡……而今天你就拿出来这么一叠我觉得我得写一辈子的分析报告?你有神秘小精灵的帮助吗?快告诉我你在洞里养了那些蝙蝠就是为了这种时候的。”


 


“事实上,我也没有错过日常的三小时体力训练和一小时冥想,以及读完了一本在我看来情感表达得略有些夸张的书,比喻用得太多了,而且不切实际。给你一个建议——少花点时间在Facebook和YouTube上,也用不着花一辈子来写这些报告。”蝙蝠侠把针头小心翼翼地戳进带回来的外星样本,把抽出来的一点液体抹在载玻片上,放在显微镜下着迷地看个不停。“超人每天能做到的事情更多,你为什么不去问他?他能在五分钟之内就能阻止利物浦和刚果的两起火灾,去内罗毕扶老奶奶过马路,顺便带回来一大份当地烤肉。”


 


“因为超人是……他名字前面有个‘超’不是没理由的!”钢骨以自己认为的细小动作关掉了机械眼里正在播放的游戏解说视频,“嗨,超人!我们正谈起你呢。”


 


蝙蝠侠试着不去从显微镜上抬起头,但是一本书被硬生生塞进了他的鼻子底下。于是他只好恋恋不舍地从那个小世界中抽身,转而面对刚进屋的正义联盟主席。


 


“你可别听他的,蝙蝠侠曾经花了一整个下午去搜集人类不需要吃饭睡觉的证据来支持他自己的胡闹行为。”超人向钢骨眨了眨眼,接着把视线转向看起来十分不满的顾问。“我看完了这本书,总的来说情节丝丝入扣、引人入胜。如果不是我不小心用X视线看到了最后一页的凶手真相,最后的转折会更有冲击力的。”


 


“为什么你要去透视这本书?”布鲁斯皱起眉头。


 


“我当时正在执行监视任务,记得吗?我就把这本书挡在面前做个掩护……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在最后凶手认罪的时候差点哭了。你喜欢我给你的这一本吗?”


 


布鲁斯用手指蹭着下巴,看起来在找寻合适的表达词句。“作为一本带有政治因素的爱情探险小说,不错的阅读体验。”,他说。


 


克拉克的表情更加明亮了起来——如果这可能的话,因为他已经像一道光了。“我听说第二部也很快要出来了,”他兴高采烈地说,“我简直等不及发售日和你一起……”


 


“韦恩集团旗下的出版社负责印刷与宣传,所以我有一本装桢好的手稿。”布鲁斯别开视线,似乎对那团外星样本重燃起无比浓厚的兴趣,“如果今天晚上你能来蝙蝠洞,我可以借给你。”


 


克拉克在他八岁左右学会了不要在得到惊喜的时候蹦起来喊“耶”,代价是堪萨斯肯特农场小屋的屋顶,掉下来摔进水塔里的体验也不怎么令人愉快。所以这一次,他没有拿暸望塔的天花板冒险,而是走上前,连带着座椅给了蝙蝠侠一个拥抱。


 


02


总之在每天的二十四小时里,只要是蝙蝠侠闲暇的时候——显然他对于“闲暇”的定义很广泛地算进了所有没在把犯罪分子揍回阿卡姆的时间——他喜欢捣鼓那些他所称呼的“小玩意儿”。烟雾弹,各种奇奇怪怪功能的蝙蝠镖,最新型号的抓钩枪,还有算不得“小”的蝙蝠车和飞机。


 


他花了很多时间在改良通讯系统上,尤其是自从他被克拉克那充满感染力的笑容拉进正义联盟之后。通讯,在他看来,已经几乎成了能否赢得一场战争的胜利的关键。于是他给无数条不同用处的频道进行不同程度的加密,确保信号在最严酷的环境下也能畅通无阻。他对此有一种冷静的狂热,克拉克不得不经常一边思索布鲁斯到底是能从中得到多大的乐趣,一边给他当实验对象。


 


“你的超级听力能接收到这个频率的信号吗?”


 


“是的,当然了,乐意之至。”克拉克在冰天雪地中的钢铁建筑里回复道,“以及这是在回答你藏在信号中的问题。”


 


布鲁斯似乎对于这个答案非常满意,甚至小声地哼起了歌。反正阿尔弗雷德当下不在他周围晃来晃去,这条线也是经过最严格的加密程序。


 


“你觉得在地幔中这也能行得通吗?”他问道。


 


“我希望我们的战斗不会牵扯到那里去。”


 


“在黑洞里呢?”


 


“没有什么信号能够逃离那里,所以你可能会等不来最后的回应。”


 


“那么这套系统就需要改进。”蝙蝠侠收起他在深埋地下的实验室中的仪器设备,走向直达地表的电梯。“我可不喜欢在说话的时候,对方忽然掉线。”


 


03


蝙蝠侠喜爱并崇尚的科技手段并不是正义联盟唯一的通讯方式。只要他腾得出手,火星猎人会在需要的时候为所有人建立起精神链接,然后他们就可以在各自的脑子里争个不停。


 


蝙蝠侠对于这种直接的交流采取了非常谨慎小心的态度。他不喜欢脑子里冒出许多不属于他的声音,也不喜欢别人把他的所思所想都一探究竟。他还不喜欢共享那些情感,这是精神链接无法避免的一部分。那些最隐秘的思绪和记忆是他留给自己在夜里缓慢咀嚼的私有物,而平时他会小心地维持着让他置身事外的冷静与促使他永不停歇的愤怒之间微妙的比例,不愿意让任何外界的干扰来打乱这种平衡。


 


所以当他与邪恶魔法师午夜兄弟战斗归来,心爱的蝙蝠车忽然一改性格,开始红着眼睛喷着火在街上横冲直撞时,他在试图操控方向盘无果后,第一反应打开了通讯设备。


 


“有人能听见我吗?这里是蝙蝠侠,联系扎塔娜,现在是紧急情况,我的车被附身了……”


 


他听见超人的声音从音箱中飘出来,在几个无法辨认的被扭曲了的词语之后变得静悄悄。


 


“好吧,这都是你逼我的,”蝙蝠侠盯着红彤彤气冲冲的仪表盘,掏出一罐火焰喷射器,“虽然我很不想这么做,毕竟刚给你换了新座椅又上了漆……”


 


“你的车真的可以很野性十足,蝙蝠侠。”他脑海里的声音说。


 


“可不是么,尤其是在装上新的发动机之后……超人!我告诉过你我不喜欢这样!尚恩,你不能让他老这样!”


 


“你想换种通话方式吗?不过你的车载通讯似乎行不通。”超人似乎在压抑着笑声,“你的车正在对着整个正义联盟的通讯频道播放别出心裁的骂人话,现在已经用到第五十种语言了。”


 


“那真是太不幸了,切断所有人的接收信号。”


 


“恐怕我不能这么做,蝙蝠侠。绿灯侠正在跟金先锋打赌你的车所掌握的语种会不会过百,以及,是你教它的那些话吗?”


 


“当一个人最忠心耿耿的朋友成了敌人,这就是他应得的折磨。”蝙蝠侠压低声音对自己说。


 


“啊哦。”超人装作被刺痛了,“我觉得你意有所指。”


 


“你打算帮忙,还是说打算继续浪费尚恩和我的时间?”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蝙蝠车在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下停了下来,飞速旋转的车轮无望地摩擦着地面,却一点儿也不能继续前进。


 


超人一手拉开车前盖,拽出了发动机。等车子彻底安静下来之后,隔着厚厚的外壳冲驾驶舱里面微笑。“超人汽修工,请问还有何吩咐?”


 


“关于这辆车刚刚说的那些话,”蝙蝠侠硬撑开车门,从里面爬出来,“别告诉阿尔弗雷德。”


 


04


当他熟悉了那种火星上的联络方式,也更加了解尚恩的为人之后,蝙蝠侠开始不再在被加进精神链接之后一直保持他最阴郁的脸色。


 


“这真的很方便,”超人赞赏这能力,“隔着半个星系也行得通。”


 


“很有用,但我无法羡慕拥有精神感应力的人。”蝙蝠侠答道,“会当面微笑的人也许拥有比哥谭下水道还要肮脏的大脑。在窥见人们思想的龌龊程度之后,依然毫无怨言地保护这个本不是他家园的星球,我对于尚恩的看法大有改观。在此之前,我必须承认我对于会变成任何人的存在并没有什么好感。”


 


“孤独很可怕,而且失去了一次的东西,绝对不会想要失去第二次。”超人轻声说,“我对于氪星几乎没有记忆,而尚恩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园被毁掉的。其实我一直觉得,最害怕看见正义联盟崩解的人不是我,也不是你,而是他。”


 


之后尚恩就发现暸望塔上开始出现火星文化中特有的装饰,以及蝙蝠侠与超人在非值班期间在暸望塔上呆着的时间变长了,而无论什么时候他得以休息一会儿,超人都会马上提议闲着的人来一局无伤大雅的温和棋牌游戏。只要蝙蝠侠在边上,必定也会被超人拖进来,而他肯定会阴沉着一张脸坐下,把手指关节掰得噼啪作响。


 


“你们随便使用超能力作弊,”他恶狠狠地说,像是扔蝙蝠镖一般把牌分在每个人面前,“我是不会留手的。”


 


他们很快就不得不让尚恩再一次使用他的能力。事情来得很快也很突然。克拉克在阻止敌人的时候被上千万个Repulse纳米机器人附在身上,这些以太阳能作为能量来源的机器人在普通人身上顶多形成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排斥球体,而它们现在从超人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太阳能补充,形成一圈无比强大的排斥磁场。克拉克在那个排斥球开始挤碎街边高楼之前飞向了天空;他没时间感到慌乱,球体的直径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而所有接触到这个球的东西都会被弹飞。一架飞机在他躲闪不及时撞上了排斥球的边缘,开始失去控制下落。


 


克拉克习惯性地向它伸出手,就像他无数次地做过的那样。接着他意识到自己没法带来拯救,取而代之的是毁灭性的结局。于是他继续离开,听见耳麦中神奇女侠叫他不要担心。


 


他现在在宇宙中了,以他为中心的球体已经成长到几乎看不见边缘。这是第一次他看着那颗蔚蓝的星球,却无法在想要靠近时回去。他拥有无敌的力量,他是特殊的,也许围绕在他身边的这圈磁场其实是他真实处境的一个糟糕比喻——他注定只能排斥所有人,给越亲近的人带来越深的伤害。


 


纳米机器人的磁场干扰了通讯装备,于是他在寂静中等待着。


 


“我听见你在冥王星附近哭鼻子。”


 


他在脑海中听见那个声音,像是一直知道它会发生那样。


 


“我很惊讶你居然会主动让尚恩帮忙。”克拉克紧紧地抓住了脑子里的声音,像是攀附住一根快要溺亡时的稻草。


 


“这种绝望感不适合你,克拉克,把它留给我吧。我现在要做一只反摄魂怪,把它从你脑海里吸过来啦。”布鲁斯说。克拉克从未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蝙蝠侠的低沉声音也可以如此令人感到安抚,清凉地滑过燥热的神经。“你总是这样告诉我,现在我要千百倍地还给你——你要知道,克拉克,你绝不是一个人。”


 


克拉克颤巍巍地吸了一口气,即使他知道这真空中没有空气。“我在离太阳最远的星球背后,等着这些机器人把我体内的能量吸收干净。也许这样它们就能停止生长,不过也许在那之前我会把整个太阳系挤出轨道。在我说我想要一些个人空间的时候,可不是指的这个。”他有些自嘲地干笑了一声。


 


“我们在想办法,整个正义联盟都在寻找解决方法。尚恩千辛万苦穿过大半个太阳系又越过排斥磁场找到你的精神,可不是让你讲述你是怎么没有信心的。高兴一点儿,就当为尚恩着想。他可是能感知到我们此时的所有情感,你愿意让他被这样的孤独包围吗?”布鲁斯告诉他,“我们以前遇到过多少匪夷所思的麻烦?你总是怎么说的?‘一切都会变好的,蝙蝠侠’。我是个缺乏想象力的人,所以我无法设想有什么事情是我们无法做到的。”


 


“哇哦,看看这个。”克拉克回答,嘴角带着微笑,然而他已经开始觉得寒冷。“居然是蝙蝠侠在当比较乐观的那一个。”


 


“你的声音对他起作用了,他比之前心情平稳得多。”尚恩告诉蝙蝠侠。


 


“那我们得在那些机器人吸干超人的能量之前,先拿走它们身上的太阳能,让它们无法运转。”蝙蝠侠在屋里环视一圈,“有什么想法吗?”


 


“‘黑洞’在你听起来,是个好主意吗?”鹰侠举起了手。


 


05


他们远远地看着超人带着身体四周已经如同一颗小型行星一般大小的排斥磁场飞抵黑洞边缘,在那股无法脱离的引力开始吸引那些纳米机器人的同时奋力向外飞。他随时都有可能控制不当或是失去力量,被卷进那片最深的黑暗。在那里,再热烈的阳光也会被碾碎囚禁。


 


“我能跟他说句话吗?”蝙蝠侠问火星猎人。


 


“不确保他能听得见,也不确保他会回应。”尚恩诚实地告诉他。“不过我会努力尝试建立链接。”


 


“没关系,就这么办。”


 


火星猎人闭上眼睛,开始建立精神链接。蝙蝠侠摘下自己的头罩,集中全部的精力在脑海中形成一句话。


 


他希望这条讯息能够传达过去,即使他从来对口头鼓励这一类事情不置可否。但是他就是有这样一种强烈的感觉,希望克拉克能清楚地听到每一个词每一个字,就像是他想把自己的生命都揉进那句可能无法抵达的话语送给对方,让他能够用这股力量去完成所有不可能的事情。


 


“我会与你在一起到最后,克拉克。”


 


06


“第三部。我想要看第三部,现在就要。”


 


克拉克合上那本手稿,把它贴在胸前,可惜而又满足地叹了一声。


 


“也许你可以终于体会到一点你拖拉稿件时,佩里的心情。”布鲁斯头也不回地专注于手头的焊接工作,一颗小巧的接收器很快便有了雏形。


 


“我觉得那是很不一样的。”克拉克说,他显然还依旧沉浸于那个故事的内容里。“当瑞奇掉进冰窟里的时候,我几乎觉得他死定了。失温加上受伤……还好艾尔文的声音唤回了他。只是到最后,也没写明瑞奇当时听到的那个声音到底是不是幻觉。”


 


“你觉得呢?”布鲁斯用尖头镊子小心地折弯一根电线。


 


“我觉得……”


 


布鲁斯忽然觉得眼前一暗,用来照明的灯光被拿开了。克拉克的脑袋取代了它的位置,于是他们现在便离得异样的近。


 


“我觉得,那是我听过的,最美妙的一句话。”


 


The End




note:来源于Justice League Action的两集“Repulse”和“Speed Demon”,以及JLA刊 Vol4(感谢龙遐方小天使推荐)

评论
热度 ( 443 )

© HumouDGs | Powered by LOFTER